原创杨嵩:宝沃模式力求探索中国力量崛起的“最速曲线”

作者:郭亚星 来源:汽车大观 时间:2018-07-27

7月24日,瞭望智库在北京国际饭店举办了“2018未来新经济高峰论坛”,探索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我国制造业发展的新机遇。时下,以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引发新的工业革命,“大而不强”的制造业格局已经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刻。

作为与会企业代表,宝沃汽车集团总裁杨嵩表示“再强大的主观意志,再煽情的个人情怀,也无法战胜商业逻辑和物理公式。”并称,“我们绝对不是一个制造强国,更不是一个研发和科技方面的强国,但我们可以通过整合资本与人才,聚焦在几大核心领域,做好顶层设计等方式,使得中国力量快速崛起。”

新时代“四大痛点”

一定程度上,大国之间的竞争就是核心技术的竞争,谁掌握核心技术谁就能抢得先机,就能避免在关键领域被对手卡住脖子。

近期中美贸易摩擦中爆发的“中兴事件”,正体现了核心技术的重要性。美国政府禁止向中兴提供货源芯片,竟直接引发了中兴这座“帝国大厦”的倾塌危机。此次事件也拉响了中国制造业的警钟。加紧核心产品的研发,建立完整健康的工业体系,是中国制造业迫在眉睫的任务和使命。

经过对行业发展的总结和分析,宝沃汽车集团总裁杨嵩指出了新时代中国制造业的“四大痛点”,分别是:芯片,发动机,精密机床,操作系统。这四大“痛点”的存在,意味着中国制造业核心技术的缺失,只能受制于人。

 

芯片痛点,从“中兴事件”中足以体会的更加深刻,美国政府对中兴的处罚,带给中兴巨大压力,也让人们了解到中国电讯行业的发展短板。电子高新领域中,美国公司掌握着关键核心技术,在芯片领域占有垄断地位,支持中国制造业繁荣的是下游组装业的发达,我们与美国的差距不是缩小,是越来越大。

在汽车行业,中国发动机无论是外观设计还是做工跟世界相比差距非常大,不仅如此,在航天、船舶方面的发动机也与国外存在差距。

对于精密机床的痛点,杨嵩表示,“我做企业深有体会,中国的制造企业所有工厂里的设备基本上都是来自于德国和日本以及美国。”

此外,操作系统是介于硬件和软件的中间层。在基础软件领域,我们所使用的电脑、手机的操作系统不是我们所设计的。

“这些核心的技术我们都受制于别人”,杨嵩痛心地表示。意识到这些问题,想要在核心技术方面加速取得突破,我们又该怎么办?

解决途径:“最速曲线”

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大国重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要加速实现核心技术突破,就要牢牢扭住创新这个“牛鼻子”。

相比于“完全自力更生”的核心科技发展直线模式,杨嵩认为,“收购国外科技公司,引进国外顶尖人才”的最速曲线更能够让中国科技发展实现弯道超车,改变落后现状。

对于如何打造“最速曲线”,扭转我们当前核心科技过度依赖于国外的现状,杨嵩提出了几个关键词:“整合,聚焦,注重顶层设计”。

一方面,在于整合资源的打造核心技术。杨嵩坦言,在汽车行业“投资分散”是典型的行业现状。中国有70多家主机厂,在做发动机、变速箱等关键领域核心技术研发的时候,投资是分散的。而在德、美、日等汽车行业发达的国家,核心技术往往只集中在几个公司。国内投资分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核心技术研发进度缓慢,最终导致汽车的重要零部件依旧只能通过跨国采买,受制于人。在他看来,整合中国资本,通过收购国内外科技公司、引进和培养国内外精尖人才,才能将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

另一方面,聚焦“四个痛点”。在杨嵩看来,目前我们需要整合全中国的之力,一个是钱,一个是人,集中精力解决好芯片、发动机、精密机床和操作系统“四个痛点”,才是中国真正能崛起的可能途径。国家和行业的发展不能只聚焦在GDP的数字上,应透过现象看本质,看经济增长背后的推动力是源自于品牌效应还是核心技术。在当前我国的汽车行业,自主的技术的作用往往胜过自主的品牌,这正是我们需要提升的“硬核”实力。

最后,注重顶层设计。从历史角度来看,杨嵩认为我们错过了工业革命两次,有个深层的原因就是制度根源,人首先要保障基本生存,技术研发光靠情怀是绝对搞不定的。尤其是在今天,纯粹用情怀来讲,这是对研发人才的不公平。反观英国,先有了专利法保护了知识产权,然后才有蒸汽机、工业革命、1840年的鸦片战争,因此做好顶层设计是非常重要的。

天理即人心,无信则不立。做好顶层设计,就是强调“信”的力量。什么是“信”的力量?就是要让市场资本相信,投资必有收益,让科研人才相信,付出必有回报。健康的企业制度和价值观,能够打通顶层设计由上而下、由内及外的价值通道。每个人、每个环节在价值链的利益得以保障,才能发挥更大的能动性源源不断创造更多价值,最终实现汽车企业、汽车行业甚至是中国制造力量的崛起。

宝沃模式探索

宝沃汽车总结分析汽车行业运行轨迹,并对自身发展精准把握,探索出创新发展的宝沃模式,并通过企业自身的成长印记,印证了这一发展模式的可行性与优越性。

如今,宝沃工程师在整个宝沃员工中占比40%,拥有来自全球12个国家、16个汽车品牌、2000多名顶级工程师人才。


自杨嵩出任宝沃总裁以来,着重阐述了品牌属性,即中国资本控股的德国品牌。同时,宝沃汽车以“最速曲线”为发展目标。

在杨嵩看来,“最速”首先体现在品牌方面,一是以最小的投入收购国际品牌,工程师基因得以沉淀及传承。同时,宝沃品牌的历史知名度所带来的影响力是一笔财富,解决了品牌文化和历史沉淀不足的问题。二是拥有一整套完整的品牌体系,解决了品牌系统重塑的问题。三是品牌口碑快速感召并汇集了全球一流人才资源,解决了品牌对人才号召力弱的问题。

 

另一方面,“最速”体现在技术方面,组建“宝沃三剑客”——中美德国际化工程师团队,来缩短人与人,以及人与设备之间改良和消化时间。同时,建设中德智造工业4.0工厂,构建全球质造供应链联盟,打造整车制造优质供应链,构筑宝沃未来安全iSA战略。

以最少的投入收购国际品牌,以最大的资本投入到团队组建和研发制造,从而打造出最具“安全感”的产品,并以品牌最速和技术最速的双引擎发力,这就是杨嵩和宝沃正在打造的让中国力量问鼎国际舞台的“最速曲线”。

在杨嵩掌舵宝沃这期间,逐渐探索出宝沃新的发展观,以产品为中心,辐射品牌、标准、工厂、供应链,形成中国新力量“X-Force”五要素。

杨嵩表示:“宝沃希望通过这几个要素,探索中国力量怎样走向世界舞台。”

6月29日,宝沃汽车第10万台车下线,对比很多尚未取得资质的造车新势力而言,宝沃的“最速曲线”模式的优势得到了彰显。

在传承并致敬这一拥有百年深厚历史沉淀汽车品牌的同时,宝沃汽车整合了中国市场的资金优势、人才优势和社会资源,并对其进行优化,凭借严格的德国标准,以中德“智”造的示范工厂和全球“质”造供应链体系资源优势,全面保障了产品品质和强大性能。

杨嵩说:“回到商业的本质,无论做什么生意都是一样的,必须要符合商业逻辑,还要符合物理定律。”

 

相关阅读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博聚网